霜月リツキ

=律生。低产杂食。
偶尔掉落ES/刀剑乱舞/i7同人向小短文。

[一药]一个没有前因后果的片段

没有前因后果的一药片段。

特别我流,特别OOC。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  『说起来,上次跟在你身边那个孩子居然已经成年了?我傍晚路过酒吧,看到他进去了。』

  收到消息时一期一振才进家门,西装外套刚脱下一半,瞥了眼来信的内容心脏几乎停跳。他立刻打电话回去问出酒吧的位置,顾不得把衣服穿好,拖着半边袖子就奔下楼去开车。

  正是酒吧人多的时间段,一路连着碰上几个红灯的一期一振赶到时已经烦躁得要命,拨开人群挤进去都没心情向人说句抱歉,四处寻找着药研的身影却一无所获。

  被人搡了一把,一期一振被推到了墙边,意外地听到不远处传来的口哨声。不断嬉闹劝酒的欢呼中夹杂极低的音色骂着“起个屁哄啊你们以为我已...

#たまいお#短打

和泉一织忍不住妥协了。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  “织织,”环刷着手机,突然停下了脚步,“我们去买冰激凌吧?”

  不是已经吃过布丁了吗……想是这么想,一织还是叹了口气,提出“只能买一个”的要求后,环高兴地抓住一织的手往街角的便利店跑。

  “唔喔!织织你看,限定口味!那干脆多买几——”

  一织将环一股脑儿放进购物篮里的冰激凌一个个又放回了冰柜:“不是说只能买一个了吗!不、就算您摆出那副委屈脸也不行,我不会退让的。”

  织织小气!环小声嘟囔着,有一下没一下地偷瞄一织,快走到收款台时,环又停住。

  “……就,再买一个,就一个。织织,好嘛——”

  “不行就是不行。您为什么一定要买两个啊?”

  ...

#りくいお#短打

似乎是在和好?
陆陆视角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  “一织。”

  叫了他。

  “一织!”

  又叫了他,他还是不停往前走。于是快走上前,一把拽住他的手腕迫使他停了下来。

  “抓住你啦。”

  “没有。”

  背过脸不肯正眼看人,真是傲慢啊,这么想着,把这家伙揽到怀里,下巴抵着全是骨头硌得要命的肩膀,手在他背后圈得紧紧的。有点太瘦了。

  “这次抓住了。”

  “……就说没有了!”

  啊!真卑鄙,再怎么气急败坏也不至于凶巴巴地瞪人吧!好像欺负了他似的。干脆下了狠手去挠他痒。一边绷着脸一边痒到挣扎个不停的样子实在好笑,一时没忍住就玩得有些过头,再反应过来已经把他弄哭了。...

#环壮#短打

互相注视着的两人。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  跳舞时的四叶环像夏日的太阳般耀眼,待机中的逢坂壮五在舞台侧方望着他。

  盯得太久了,不行,但是、不想移开。临近歌曲结束,逢坂壮五狠下心要别开视线,似是注意到了来自他的灼热眼神,四叶环借着最后转身的空档朝自家搭档投过一个wink。

  扑通。

  扑通。

  心跳的声音过大了,盖过了四叶环谢幕时台下粉丝的尖叫。四叶环迎面小跑着过来,逢坂壮五僵硬地后退,机械性地抬手与四叶环击掌。

  “た……”

  “小壮!我刚刚超——帅的吧?哼哼、小壮你眼睛都闪闪发……啊糟了该到小壮上场了快去快去!”

  站到舞台中央时逢坂壮五的大脑还是一片空白。粉丝们不知疲倦地发出高...

#环壮#一个复健短打

好长时间没写东西,完完全全手生了,复健一下。
cp意味有些淡,但应该蛮甜的。

梦中时空穿梭的20岁环环和国中生搜酱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  睁开眼睛,和一对放得极大的琥珀色眸子对上视线。环才刚睡醒,大脑还迷迷糊糊,身体先做出了反应,他猛地向后躲,不料头与什么坚硬的东西撞在了一起。
  “呜啊……!……呃……”
  这一下被撞清醒了,环坐了起来,揉着自己的后脑勺,看清了吓到自己的家伙。
  是一只猫。
  罪魁祸首惬意地摆摆尾巴,扭身跳进了一旁的矮树丛,消失的无影无踪。
  ……等等,矮树丛?哈?环坐起身,不可置信地看向四周。大概是个公园,他身下坐着的是一张长椅,把他的头撞得生疼的是椅背,看样子他一直...

#アイナナ# 记录搬运

之前突发的想法,发在微博上了,搬过来。
不是粮,不打tag了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我觉得Unknown Mother-Goose很适合i7成年组四人+α。
稍微说一点点,都是非常我流的想法。

最开头的部分,
“あたしが愛を語るのなら その眼には如何、映る?”→6
“詞は有り余るばかり 無垢の音が流れてく”→3
“あなたが愛に塗れるまで その色は幻だ”→2
“ひとりぼっち、音に呑まれれば 全世界共通の快楽さ”→5

5的段落,歌词太5了就不多说,真的太5了,“泣き出すことすらできないまま 呑み込んでった”之类的……最后的“叫ばせて”是4和10一起把5往前方推了一把。

3的段落,被世界拒绝啊什么的、不...

[アイナナ]感觉很适合天陆双子的歌

是「罪と罰」,歌手是森永真由美。

附上链接,下面的歌词及翻译也是从链接中取来的。

独断专横的见解与放飞自我的联想。


多少算是个脑洞,tag就先这么打着了,如有不妥请评论或私信告知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罪と罰
罪与罚

……首先这个歌名就很棒不是吗!不是吗!(谁懂你
我个人的(独断)想法是,“罪”与“罚”是双子共有的。
陆的“罪”是身体上的疾病,“罚”是天的离开;
天的“罪”是离开了家人选择跟九条走,“罚”是陆认为他背叛了家人。


甘い甘いその禁断に
甘甜的 甘甜的 那禁断之物

揺らぐ 彼らの新たな好奇
引诱着 那新生命的好奇

悪の...

[压切不]审神者不在的日子

我流压切不。
没有明确的cp表现,但我说是压切不就是压切不。
流水账日常,结束得很突然。
  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  
  午饭时间,五虎退坐在自己的位置上发呆,被近前忽然出现的碗吓得惊恐地抬头。
  “啊、烛……烛台切先生……”
  烛台切将盛好饭的碗放在五虎退手边,顺手摸了摸他的头。
  五虎退道了谢,又把头低了下去。饭刚蒸出来不久,还热气腾腾的,五虎退盯着冒上来的白气看了一会儿,被一旁的药研提醒“再不吃就要凉了”才拿起了筷子。
  外面雪下得正大,明明前些天樱花还开得很好,现在却是寒冷透骨的冬日。
  不留神把筷子掉到了地上,在兄长满是宠溺的嗔怪之前,五虎退问道:“一期哥哥,主人还要多久才能回来呢...

爱刀来了,分享一下这种喜悦。

p1深邃可爱的眼神……呃呜……
p2,“请把刀还给我……!您拿着很危险的!”
p3,“这种小事算得了什么,我可是您的刀啊。”
p4……爱他就把他做成表情包(。

[アイナナ|45]几句话开车(?)

短短几句,发生了什么,不明说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  头顶上传来压抑着的抽泣声,环抬头,逆着光线看不清壮五的脸。
  “ほーひゃん……?”
  壮五抖了一下,立即别过脸去,侧面投过来的光照着,满脸通红的壮五艰难地开口:“環くん,这种时候……不要讲话……”

1 / 6

© 霜月リツキ | Powered by LOFTER